爱吃西瓜🍉的啊姨

细水长流

年纪大了现在只想看傻白甜狗血文。

剧中的生活太苦逼了,想看富二代Ian X品学兼优Mickey

Mickey对Ian一见钟情展开激烈的追求,然后Ian躲在柜子里不敢出来,对的,我想看的完全和剧中反着来的。
不过攻受不可逆呀。

俩人现在校园离纠缠然后Mickey把Ian甩了之后,过个几年偶遇,Ian成多金上司。又名霸道金主爸爸爱上我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太狗血了!
有没有太太写文呀哭唧唧!
虽然完全OOC了但是好想看二货被爱着被宠着的情节!

今天把六季和七季cut看完只想打爆编剧狗头!

看看吃醋梗啊。
Ian看到Mickey和别人亲昵就忍不住把人拽到自己周围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

或者干脆就把Ian往死了虐吧:)

【樱相】将使

#慎入
#胡言乱语
#严重ooc

我与他正式分手的第三年,终于病倒了。
其实我也已经毫无意识,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就已经换了病服躺在病床上了。
仿佛这件看上去有些悲惨的事情并非发生在我身上。
时间已经过去2个小时四十五分钟,我之所以能够如此准确地判断出时间,其实是因为我百赖无聊地盯着眼睛正上方的闹钟看。

是的,现在坐在我身边的不是我的女朋友,即便她表现出一副伤心痛苦的表情,但实际上我和她也只是平日里会偶尔聊起天的同事,
她大概是觉得气氛太干,于是作出夸张的动作来形容着我晕倒时的紧张场面。
我只好做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,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做出可爱的动作。
说实话我很讨厌吵闹的女人,但看着她,我竟然觉得有些难过。
能够叫人一眼看穿情绪化的性格,大概是我一辈子也学不来的事。

也许是医院里特带的酒精味道,令人莫名的有些伤感。
透过并没有关紧的门,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群。
嘈杂。
莫名绝望。

分手后,逼迫自己一直沉浸在工作。
过了好些个月后,也慢慢忘记了恋爱时一瞬间的心动,忘记那些想要和他共度余生的碎语。
本就是两个寂寞的男人凑在一起,分手后却觉得似乎解脱了,从透不过气的紧密关系中走了出来。


下雨天的时候,飘着大雪的时候,又或是一个人在公园里散步时看见落在脚上的阳光时。
总觉得有些遗憾,但却是不会在回头了。
下雨了也不会打电话问候,飘起雪了也不会叫他再添件衣服,看见格外明媚的阳光时也不会拥抱停留。
他似乎是真的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。
再也没有更新过的推特,失去动态的脸书。
熟悉的老友们也默契十足的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他。
我应该觉得难过么?



相叶搬走后,我有考虑过是否找个室友分担房租,但觉得又要认识新的人,又要适应陌生人的怪癖。
想着少点麻烦,这件事就这么一直耽搁了下来。
于是一个人住的时候,开始变的肆无忌惮。
那个时候因为相叶身体的缘故我戒了烟,总算是过上了正常人才有的作息。
他总是叨叨念,有时还会心血来潮的跟着网上的教程,捣弄起厨房来。
我总是乐于在一旁打击,又因为被他的逼迫而不得不协助他。
神奇的是,在我们俩的折腾下,居然也会出现不寻常的美味。

但那些我难得生动的表情,难得捧腹大笑,又或是偶尔因为他而感动的心,自从他一走后,这些全部戛然而止了。如同突然叫人狠狠拽进冰窖里,你知道你已经无处可逃,干脆闭上眼睛等待死亡。
这样的形容也许有些可笑,但好几个夜里即便是盖上厚重的棉被,也觉得手脚冰冷。

我这个将死之人,终于能够见到他了。这么想着,我竟忍不住笑了起来,就连周围聒噪的吵闹声也变得十分静谧。

这样的日子终于不需要太久的等待了,只是要和好朋友好好做一个道别了。

offgun好甜,麒麟小滚好可爱

可是想站麒麟受怎么破


扮猪吃老虎真的很有爱呀qwq,快来个博主写文吧!

妈妈在楼下对我骂骂咧咧,哥哥在二楼写作业。

一把抱住我:“你既然生下她为什么要骂她?”

就把我抱到房间照顾我了Ծ ̮ Ծ

前天晚上梦见安静叔和斧头小可爱告白,昨天晚上梦见朴社长和loco小可爱恋爱。

人生已经知足了🙂

啊,新的一年到了:)

愿能够拥有自己的小幸运。

能够见一次真人,看一次现场,在台下疯狂大叫。

愿家人朋友平安喜乐。

愿爱的每一对cp都能发糖。

愿更加耐心的写几篇文。

以及工作上的不计较。

新年快乐😗

为什么道德cp这么冷?没粮吃伐开心qwq

【昕博】聚

渣文笔,慎入,慎入,慎入

一把0.1mm的小刀,慎入,慎入,慎入

中秋快乐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时隔多年,我没想到会在同学聚会碰到他。
准确来说,这些年我都在刻意逃避任何可能会有他存在的场合。
甚至于这次的聚会,我也是私底下反复和周雨确认后,才决定和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聚一聚。

学生时代,周末没事干的时候,几个要好的兄弟就爱往KTV跑。周雨倒是习惯了大家的调侃,拿起麦也面不改色飙高音。
他也不爱说话,在一旁看着大家打闹。
于是我最爱的事就是趁人不备,把他的歌偷偷顶到前,再装作不在意的样子,笑着看他满脸深情。

他和女朋友分了吧?
那这首好久不见又是唱给谁呢?

我还没来得及细想,他一首唱完,就轮到我的歌。呆呆接过他的麦,盯着屏幕愣了几秒,手心的还残留着他的温度。

——陈奕迅的《红玫瑰》


我记得他也爱这首歌,这首歌刚发行的时候,还陪他去了音像店买了CD。后来他的随身听里总是出现这首歌,以及每个午后,头靠头地分享同一首歌。
那段时间的幸福好像是偷过来的,而等我从混沌中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早已不再是我心里的模样。

他提出分手的时候并不意外。
甚至看到短信的时候我还能笑着删除。

没人知道我和他的过去,共同的朋友一直以为我俩出现了隔阂。最开始还会试着从中调和,但次数多了,大家也不再自找无趣。

说来也奇怪,倘若你不愿遇见某个人,即便是处在同一座城市,这么多年,碰到的概率却为零。

几次路过他最爱去的体育馆,所幸不曾碰过面。
这样也好,省得俩人尴尬。

我这样不着逻辑的胡思乱想,这场聚会竟从KTV挪到了附近的酒吧。

即便早从这段感情走了出来,再次见到老情人,想起过去一起做的傻X行为,几杯酒下肚,倒开始有些伤感。

借着上厕所,蹲在马桶前一阵恶心,然而一阵干呕,鼻涕眼泪一股脑都出来了。
真狼狈,还好没被他瞧见。

我这样想着,走出门,却被他堵住。

方博,你可真丢人。来不及擦干的眼泪全让他看见了。
拉倒吧,他会在乎?

“借过。”喉咙干涩,吐出这俩个字我的喉咙就有些不适。

“方博,这些年你躲着我有意思没?闹够了没?”

这些话竟从他嘴里说出?他以为他面无表情能糊住谁?
对了,差点忘了,在一起的时候我倒是经常吃这一套。

“我躲你了?”我冷笑着看向他的眼珠子,“你眼睛瞎了?躲着你你还能在这看见我?”

他不开口,我俩就这么对视着。久到我以为时间就此静止。

忽然他猛地拽过我的手,我没来得及躲,人已经被他扯到了卫生间里的小隔间。
后背撞到隔板,真他妈的疼。

嘴角也疼,肩膀也疼,大腿根部也疼,下体也疼。
和他有过纠缠的部位通通好像不是我的。

我终于从他的疯狂中逃了出来,大口喘着气,捏着拳头向他肚子进攻。

“妈的许昕你是不是疯了?!”我快速低下头看了自己胸前一眼,前面的衣服早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。胸前两点还一阵麻痛。
“你他妈想在厕所办我?”我不敢相信,恨不得再给他一拳。

“博儿。”他似乎泄气了,没有了方才的神气,低头不看我。

我想要打开门,从他身边经过。这样就能走出这令人窒息的空间。

“你这些年…”他叹了一口气。

我最终没有打开门,大概是我想听清他口里的支离破碎。


又过了许多年,我出现在他的婚礼。
他一手牵着新娘的手,另一只手举着酒杯轮了几桌,终于等到了我们这些好友这桌。
老同学调侃着他与他美丽的新娘,不知为何竟扯到我这个单身人士。
也是,这一桌子的人也就差我一个人没踏进坟墓里了。

他笑而不语。
仿佛那些年我们分手又复合的这些桥段都只是我的臆想。


你说得没错,这些年,我从未忘记过你。